2021年7月23日

麻豆传媒狠狠日狠狠日曰草

作者 admin

姹女派的后庭之中燕昭雪和易天正在款待着北冥空镜。

其实北冥空镜也不过是早来了个把时辰而已,正巧今天的宴席刚开始所以一入到内廷后便和易天坐了下来聊起了前程往事。

两人把酒言欢期间还提及当年在天运门占卜之事。易天简要的告知了下如今天运门算是重回离火宗门下,而天运子前辈也重获了自由之身暂住千灵宗。

北冥空镜对这其中缘由并不是太清楚,但对天运子的处境也是耳闻目睹感同身受。既然天运门被千灵宗纳入囊中那岂有重获自由一说。

但看看易天的样子绝技不是在说假话,这其中倒是大有蹊跷。只是易天对此事也只是一笔带过而已,还知会了下道:“如果有需要占卜的事宜可以直接去中州千灵宗找天运子帮忙”。

北冥空镜眼皮抖了一下,去千灵宗找人莫不是说瞎话,那千灵渊也是老牌元婴后期修士,更甚者还有个中州第一修士何未明在。

只怕贸然前去也未能找得到人,看易天那副样子如此轻描淡写的,北冥空镜眼珠子一转举起手中的酒杯把玩了起来嘴里却道:“老夫不知易道友居然还和千灵宗修士交好,只是冒昧上门怕是要吃闭门羹哦。”

易天知他言语之中的试探之意便同样举起手中的酒杯敬了一杯而后笑道:“实不相瞒我与何未明是生死之交,可惜他福薄了点。”

北冥空镜倒是被这句话呛了一口,连忙放下手中的酒杯双眼盯着易天打量了好久。这句话中蕴含的信息量已经超乎了想象,什么叫生死之交,什么叫福薄。

能从易天嘴里说出这般话来足可见与何未明绝对是关系非同一般,连的他也只能算得上是易天的知己而已。

不过话说回来能让何未明同易天成为生死之交的情景那绝对是骇人听闻的事情。只怕面前的易天遇到过一些比之元婴后期之上的存在,难怪敢下这般请帖直接请自己上门一叙。

想到这里北冥空镜心中也开始有了点顾忌,只是见易天也不愿意再透露些消息只得当面打着哈哈应付起来了。

十分漂亮甜美女生白裙透视日系逆光写真

稍迟易天突然开口道:“昭雪快快再备下一副餐具,独孤道友应该快到了。”

北冥空镜脸色不变但心中却是对易天的这幅举动留了个心眼。一次性将西荒两大巨头都请过来只怕接下来该谈正事了,只是不知能给出什么筹码来。

三息后只见连接中庭对门廊之上闪过一道白色的亮光接着从中裂开道口子,一道黑影从中闪过直接入到了内庭门口,正是手持玉简传书的独孤天风。

待他站定之后易天便径直迎了上去,口中笑称道:“独孤道友两百多年未见你果然进阶后期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是你小子,你的修为怎么也到了后期,而且,”独孤天风顿时脸上露出一副惊讶的神情,似乎觉得面前的易天有什么不对劲,只是一时间又无法看清。

“独孤道友言重了,还请速速入席,今日是我与昭雪的大好日子,特地请道友前来一叙,顺带做个见证,”易天回道。

听到这里独孤天风才注意到易天和燕昭雪今天确实是身着大红喜袍,完像是刚拜完堂的样子。

只是这句话也有言不由衷的地方,至少独孤天风不觉得易天此番送出请柬是想要他真的来做见证人。目光一扫正好瞄见了坐在圆桌旁的北冥空镜,两个人精互相对视了一眼便能看出对方心中的疑惑。

既来之则安之独孤天风也是久历江湖什么场面没见过,随即也是双手拱礼恭维了下,接着随易天一同入席了。

三人坐罢后燕昭雪急忙上前来依次将酒杯斟满,随后便退到易天的身边坐下。

独孤天风和北冥空镜对视了一眼而后又怕不约而同地将面前的酒杯举起对着易天道:“恭贺易道友今日大喜,没想到老夫就百岁的高龄还有机会参加如此盛事理该畅饮。”

“独孤道友太客气了,此事是本宗的疏忽,一时情急也未能及早传讯。”

独孤天风听罢也不在意只是接连敬了新人三杯,稍后才坐定下来。

这次易天借成亲之事为由将西荒两大巨头都系数请来自当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事。

独孤天风也是老油子知道这后面必定是大有文章,所以也不着急和北冥空镜那样一边喝酒一边闲聊起来。

酒过三巡易天也知道该入正题了,本来是想看看独孤傲能不能闯出自己不下的困阵,但这大半刻过后也不见动静看来是无法脱出了。

如此倒也不必再等了,随后举起手中的酒杯敬两人道:“此次邀请两位前来确实唐突,然西荒之局势日益混乱该是时候重新厘定乾坤了。”

北冥空镜闻言目光掠过独孤天风,两人眼神交错后都看出对方心中的疑惑随后开口问道:“易道友此次回来是否要重掌姹女派?”

易天不可置否的点了下头而后又摇摇头道:“是也不是。”

对于这般模凌两可的回答独孤天风追问道:“不知易道友是何打算呢?”

“姹女派本就是我离火宗流落在西荒的一支分脉,于情于理我这个新任离火宗主岂可坐视不理,”易天面色平静像是唠家常一般道。

但此话传至两人耳中却无异于旱地惊雷,要知道中州离火宗复起一事早就传得沸沸扬扬的。而那离火宗宗主更是异常神秘,除了中州大派的顶尖修士外连那些成名的元婴修士都无缘得见。

此时此地易天表明了身份倒是让两人纷纷侧目不停地打量起来,只是两人谁也没有再问下去。

见有点冷场易天知他两心中必有想法随即拿出地图玉简道:“我算过西荒现有的灵脉地域后重新划分了下三派的势力范围,两位请看下如有什么疑问只管开口。”

两人实现都在玉简传书中见过地图上的划分标记,但对易天的做法深感不解。姹女派竟然将西荒那些未探明的地方都圈入在内,特别是往西一直延伸到西海岸边。而原本三派的势力范围却只是维持原状,只是将原有宗门附近的那些原本属于姹女派的辖区明确了下来。

基本上是让出了三分领地,但又在外面圈了十倍不止地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