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27日

荔枝视频app**网手机版

作者 admin

看着面前的一张支票,所有的医生眼睛都是一亮。

“谢谢夫人!谢谢夫人!夫人如此心善,都是夫人的诚心感动了上天,才会让贵公子醒了过来!”

为首的主治医生激动的伸手就要去拿支票,却被一只玉手挡住了。

“慢着。”

主治医生一愣,抬起头看向苏婉婉。

“不知道夫人还有什么需要吩咐的?”

苏婉婉莞尔一笑,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看向主治医生。

“别紧张,我就是想问问,昨天我儿子为什么会突然呼吸全无,需要紧急抢救?们对他做了什么?”

主治医生眼神猛然一滞,堆起一抹笑,抬头看向苏婉婉。

“夫人,自从接到这个任务之后,我们这个团队便开了无数次的大小会,为贵公子制定了一个针对性的治疗方案,只不过这个治疗方案虽然行之有效,但是相对而言比较冒险,我们也看了贵公子过去的治疗方案,这家医院采取的都是比较保守的治疗,所谓保守的治疗方案,其实就是维持病人的原状,使其不像恶性的方向继续发展,但是这种治疗方案完全没有意义,夫人在我们身上花了这么多的金钱,肯定不是想让我们和以前的医生一样,保守治疗到底,而我们团队创新性的治疗也确实让贵公子醒了过来,当然其中也有一些小插曲,不过我认为就没有必要再去提了,夫人也恐怕不想听到这样不舒心的经过,只要有用,便是好的方案,夫人您说是吗?”

苏婉婉定定的看了一眼主治医生,眼里划过一抹幽深,突然笑了。

“怀特先生虽然是在国外长大的,可是难得的是深谙国情啊!如此有医术又懂规矩的人,当医生实在是可惜了!”

女人如花之君君

主治医生笑着看向苏婉婉。

“夫人谬赞了!我这一身医术能为贵公子所用,也算是我的造化了!”

“怀特先生看起来很像我们华国人,说我们华国的语言也很是流利呢。”

“哦,是这样的,我母亲是华国人,所以我算是半个华国人,小时候我经常随母亲来华国居住,所以这边也算是我的母语。”

苏婉婉站起来,把手上的支票递给主治医生。

“哦,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怀特先生以后可以经常来华国,不仅可以回来看看家乡,而且方便的话,我也可以请怀特先生来家里做客,已尽地主之宜。”

主治医生眼前一亮,收起了支票,弯腰颔首。

“多谢夫人!怀特一定会登门拜访!如果夫人现在方便的话,我们想去看看贵公子,好为下一步的治疗做出有效的方案提供保障。”

“当然可以,请进。”

苏婉婉侧身,做出邀请的姿势。

众位医生对着苏婉婉弯腰颔首后,向萧逸霖的房间走去。

见到众位医生走后,苏婉婉使了个眼色,叶芝点点头,跟着医生走了进去。

房门关上。

苏婉婉看着紧闭的房门,向门口走去。

“亦枫。”

“夫人。”

亦枫从门口走进来。

“逸霖出车祸昏迷不醒的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对外都是隐瞒的,幸运的是逸霖终于醒了,等到逸霖完全康复的时候,这个团队的所有医生都不能留,知道该怎么做吧?”

苏婉婉眼里划过一次杀意,看向亦枫。

亦枫低首。

“是,夫人,等少爷完全康复之后,这些人自然没有留下的必要,夫人请放心,一切会做得非常的干净利落。”

“那就好,做事情我从来是放心的。”

苏婉婉走向亦枫,在离亦枫只有一拳的距离后停下脚步,看着面前的男人。

周围全部是女的气息,亦枫呼吸猛然急促。

“夫人。”

苏婉婉突然抬首,帮亦枫整理了一下衣领,玉臂搭在男人的肩膀上,身子换换靠近男人的胸膛。

亦枫睫毛微颤,几乎是用祈求的声音低语。

“夫人,别……”

苏婉婉突然轻笑一声,玉指点了点亦枫的胸膛,眼波流转,风情无限,嗔了一眼亦枫。

“还和小时候似的,领子都没有整理好,我突然想起来了,年纪也不小了,还要我操心,对了,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如果有的话,我来安排,如何?多一个人照顾,总是好的,我也能放心。”

听到这话,亦枫心里猛然一寒,垂眸,退了一步。

“亦枫觉得现在甚好,不劳夫人关心,若是夫人没有什么事,亦枫先去忙了。”

看到亦枫踉踉跄跄的要转身离开,苏婉婉眼睛一转。

“有事情的,回来。”

亦枫的脚步一顿,并没有回头。

“夫人还有何吩咐?”

“转过头来。”

女人声音清脆娇媚,似乎还带着一丝丝的撒娇。

亦枫闭了闭眼睛,转身,垂眸。

“夫人。”

“过来。”

亦枫没有动。

苏婉婉叹了一口气,走了过去,抬首看向面前的男人。

“我问昨天是不是把我打晕了?”

听到这话,亦枫猛然抬头。

“夫人,我不是故意冒犯夫人的,实在是昨天事出有因,我怕夫人太过于紧张,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才会……”

亦枫突然睁大了眼睛,呼吸一滞,不敢置信的垂眸看着面前的女人。

只见苏婉婉轻轻闭上双眼,踮起脚尖,娇艳欲滴的红唇吻上亦枫的唇瓣,感觉到男人的呆滞和僵硬的身子,苏婉婉轻轻一笑,更加放肆。

过了好一会儿。

苏婉婉才离开男人的怀抱,退了一步,看着面前的男人,笑意盈盈,咬了咬嘴唇。

“昨天做的很好,若不是及时阻止了我疯狂的举动,恐怕真的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这是给的奖励,还满意吗?”

亦枫脸颊微红,轻咳了一声,几乎不敢抬头看面前的女人。

“我……这都是亦枫该做的,只要少爷醒过来就好了,亦枫别无所求。”

听到这话,苏婉婉手背在后面,走上前,抬起头,纯纯的目光看着面前的男人,咬了咬嘴唇。

“应该做的?别无所求?是说我刚才不该谢,谢错了?那可怎么办?我已经谢过了,要不然,吻回来,我们算是扯平了?”